日月潭文武廟

台灣南投縣魚池鄉中正路63號

Monday, Nov 20th

Last update:08:57:00 PM GMT

You are here:

至聖先師 - 孔子

孔子名丘,字仲尼。周靈王二十一年(西元前551)九月二十八日,生於魯國昌平鄉陬邑。他的祖先是宋人,是成湯的後裔,自微子啟傳八代,至孔父嘉,位高而德隆,為孔子的六世祖。孔子之父為叔梁紇,是有名的大力士,母名顏徵在。孔子幼年喪父,由母親撫養成人。幼時嬉戲,就喜歡玩祭祀禮儀的遊戲。少年時好讀書,博學多聞,尤其是禮學的造詣最深。對於日常事務,他也多所學習,打下良好的學問基礎。孔子在十七歲時已頗有名,那年魯大夫孟釐子病重臨終時,知道他少而好禮,要兒子孟懿子向他學習。


雖有重名,孔子的家庭卻是既貧且賤。成年之後,他曾作過季氏的委吏,也作過司職吏,都是卑小的職位,但是他都做得很認真,很有成效。他曾到外國去遊歷,赴周時曾向老子問禮。回到魯國之後,國人慕其名,向他求學者日增。

孔子年三十五,魯國的大夫作亂,昭公出奔到齊國。魯政紊亂,孔子前往齊國,當高昭子的家臣。前此之時,齊景公曾向他請教秦穆公稱霸之道,孔子回答是因「其志大」「行中正」及用人惟才,曾得景公的認同。他想藉此在齊國找到做事的機會。景公向他問政,他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他日又問政,他說:「政在節財。」景公對這些看法很欣賞,想要重用孔子,但是為當權的晏嬰所阻,齊大夫又欲害他,他於是返回魯國。孔子返魯,見魯定公的權柄已失,掌握大權的是大夫季桓子。季氏不遵禮制,僭越公室。而季氏的家臣陽虎,又陵越季氏,胡作非為。他面對亂象,不肯作官,退而修詩書禮樂。這時由四方前來求學的弟子更多,他的居所已是一個大學堂。

孔子五十多歲時,魯定公以他為中都宰,很有成績。於是擢為司空,由司空進位大司寇。齊國見魯君任用賢人,國後日上,於是希望停止戰爭,和魯國修好。兩國會於夾谷,孔子攝魯相事,在會中齊國奏夷狄之樂、作倡優侏儒之戲,孔子以禮止之。齊景公為之心折,於是將侵魯所佔的鄆、汶陽、龜陰之田歸還。魯國在這次的外交上,獲得了空前的成就。

孔子五十六歲,由大司寇行攝相事。他削弱大夫的勢力,拆除擅築的城池。誅亂政的大夫少正卯。為政三個月,官吏遵禮守職,百姓男女有別,買賣講求信用,路不拾遺。

齊人聞知魯政,大為驚懼。於是精選美女八十人,教以歌舞,又加上文馬三十駟,送給魯君。季桓子也擔心在孔子的改革下,權柄將逐漸失去,於是接受了女樂,獻給魯君。魯君竟然為女樂所惑,怠於政事,也逐漸的疏遠端正守禮的孔子。他在失意之下離開魯國。

孔子前往衛國,衛靈公最初很敬重他,問孔子:「在魯國有多少俸祿?」他說:「奉粟六萬。」靈公也以六萬奉孔子。後來卻有人進讒言,靈公對他漸有戒心,他於是離開衛國。孔子前往陳國,經過匡邑,匡人誤認他為陽虎,險些被害,又折回衛,住遽伯玉家。不久即往宋國,險被司馬桓魋所害,於是轉而赴陳。此後孔子又輾轉於衛、蔡、楚等國,後定居於衛國。

從孔子離開魯國之後,流離遷徙,這即是有名的「周遊列國」。其目的在尋找適合的國君,能將自己的理想落實於世間。不幸的是當時列國紛爭,大家講求的是富國強兵的近利。孔子堅持原則,規模宏遠,與時俗的觀念難以相合,因此處處不遇。

魯國大夫季康子聞知孔子居衛,親自修書,請他回國。孔子返魯,已六十八歲,而魯國對他也是尊而不用。孔子也看淡仕途,隱居教學,並整理尚書,傳禮記,刪定詩經,正樂,作春秋,作易傳十翼。有弟子三千人,通六藝者七十二人。

周敬王四十一年(西元479),孔子卒,享年七十三歲。葬於魯國城北泗水之側,弟子服喪三年才去。而後弟子及魯人移居於墓旁的有百餘家,此地改稱孔里。

孔子的一生,為官的時間很短,沒有顯赫的事功。但是他對後人的指導與影響,卻無人能和他比擬,人們尊稱他為「至聖先師」「萬世師表」。以國人的最高價值「三不朽」的立德、立功、立言來說,孔子就居有立德、立言兩項。

孔子之學,簡而言之是「仁學」。個人修身之道,是從孝順父母、友愛兄弟開始,進而對社會、國家,都要盡忠盡孝,秉持仁德,約之以禮。

在政治上,他提倡推行仁政。他主張以德化民,以禮治民,在恩澤教化之下,使百姓近悅遠來。反對嚴刑峻罰,殘民征戰。在教育上,他主張有教無類,因材施教。教育內容是「禮、樂、射、御、書、數」的「六藝」,這是文武合一的訓練。

孔子的學說,雖不行於當時,卻行之於長遠的後世。從漢代開始,儒道都是治國的主要方針,也是個人修身、社會規範的指導原則。儒學不僅在中國,在日本、韓國及亞洲國家,都具有普遍的價值。儒學亦與西方哲學家的思想接軌,因此孔子是一位世界級的人物。唐玄宗開元年間,追諡孔子為文宣王。宋朝大中祥符年間,加諡為至聖文宣王。元代大德年間,加諡大成至聖文宣王。清代順治年間,定文廟諡稱大成至聖文宣先師孔子,後改稱至聖先師孔子,延用至今。孔子的嫡裔,歷代者均有封爵,是孔廟的奉祀官。國民政府成立,已無封建,但是依舊保留奉祀官,以彰顯孔子之道在國人心目中的永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