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文武廟

台灣南投縣魚池鄉中正路63號

Friday, May 26th

Last update:08:57:00 PM GMT

You are here:

岳武穆王 - 岳飛

岳武穆王,名飛,字鵬舉,宋代河南湯陰人。少負氣節,家貧力學,好讀《左氏春秋》、孫吳兵法。天生有神力,學射於周同,盡傳其術。能挽強弓,左右射都能百發百中,具有良好的軍事修養。

宋高宗南渡之初,外有金人的侵略,內有盜賊作亂,國家在風雨飄搖之中。

岳王從軍,隸屬宗澤部下。和開德、曹州的盜賊作戰,大有斬獲,宗澤非常欣賞他,認為有古良將之風。

但是習於野戰,非萬全之計,於是教以陣圖。岳王說:「陣而後戰,兵法之常。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宗澤很讚同這種看法。嗣後岳王行軍,或陣戰,或野戰,都能曲盡其妙。

岳王後來到河北招討使張所帳下任職,張所待以國士,極為尊重。曾問岳王:「你能和多少人對敵?」他答:「作戰重在謀略,武勇是不足恃的。歷史上的許多戰爭,都是謀定而後取勝。」張所即此得知,他是「上兵伐謀」的將才。

岳王從王彥渡河,抵禦金人。至新鄉,金兵眾多,王彥不敢進。岳王帶領所部奮擊,攻下新鄉。又領兵北向,戰於太行山,擒金將拓拔耶烏。又戰,他單騎持丈八錢槍,刺殺黑風大王,敵眾敗走。其後戰於胙城、黑龍潭,皆大勝。為保衛宋室陵寢,與金人大戰於氾水關,他射殺金將,領兵前擊,金人驚潰。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gallery."

群盜王善、曹成等合眾五十萬,逼近南薰門。岳王部眾僅八百人,士卒擔心難以禦敵。他對士卒說:「我為諸君破敵!」於是他左持弓,右運矛,橫衝其陣,賊眾散亂,士卒隨後奮勇殺敵,大敗之。王善潰走,圍陳州,又為岳王所敗。

杜充將還建康(今南京),岳王勸充勿棄中原,充不聽。隨杜充還歸途中,於鐵路步,遇賊張用,至六合,又遇李成,皆敗之。金元帥兀朮南侵杭州,岳王邀擊,六戰皆捷,擒其將王權,及簽軍首領四十餘人。他察其中可用者,結恩遣還,命其乘夜斫營縱火,宋兵乘亂進擊,大敗之。當地為金人脅迫的軍人,互相告知:「此岳爺爺軍。」爭來降附。後兀朮攻常州,岳王與戰,四戰皆捷,金人敗走。他乘勝追擊,敗敵於鎮江東,又大敗金人於清水亭,伏屍十五里。兀朮遁去,建康光復,建請朝廷派兵固守,並加派軍隊防守淮河。其後張俊的援兵開到,於是山東、河北、河東、京畿次第光復,宋朝的氣勢大振。

當時宋朝的內憂未解,大盜李成時時為亂。李成的部將馬進犯洪州,連營西山。岳王進軍突襲,馬進大敗,招降八萬餘人。李成聞馬進敗,引兵十餘萬來,與岳王遇於樓子莊。李軍大敗,馬進被斬,李成潰走,降於偽齊劉豫。張用寇江西,張也是相州人,岳王寫信諭示張:「我們是同鄉,我在南薰門、鐵路步的作戰,你是知道的。現在你想想,要戰就快,不戰就降。」張用震懾於他的勇略,又佩服他的為人,遂請降。於是江、淮平定。

曹成擁眾十餘萬,據道、賀二州,朝廷命岳王招撫。曹成聞知岳王將至,驚駭的說:「岳家軍來了!」即分道遁走。曹成不接受招安,以十餘萬眾守住高山險隘,岳王以八千人,一鼓而登,曹成的黨羽散去,降於宣撫司。

偽齊劉豫派李成挾金人入侵,破襄陽、唐、鄧等六州軍,湖寇楊么與其相通,欲在兩浙會合。朝廷命岳王防備,他決定先定六州,保護腹心,而後用兵湖湘,殄滅群盜。他率軍開向郢州,劉豫將京超號「萬人敵」,乘城抗拒。他率兵攻城,京超跳崖自殺,克復其地。與李成相遇於襄陽,李成將騎兵列於江邊,步兵列於平地。岳王看出對方的錯誤,令長槍步兵擊其騎兵,以騎兵擊其步卒。李軍戰馬多為長槍所殺,步卒死者無數,遂大敗,襄陽收復。其餘四州也逐步收復。

六州安定後,岳王奉命招捕洞庭湖寇楊么。他所率領的都是西北人,不習水戰,頗有人耽心這個任務。他說:「兵那有常態?就看怎麼用而已。」他先遣使招諭,湖寇將領黃佐、楊欽等來降,楊么的內部逐漸削弱。他於是進軍決戰。楊么的戰船設計新穎,以輪激水,其行如飛,旁置撞竿,官舟遇到便被撞碎。岳王伐君山大木作筏,並收集腐木亂草備用。先激怒寇船攻向淺灘,船輪被腐木亂草所糾纏,難以行動。他命士兵乘筏攻擊,以牛皮擋箭,用巨木撞船。楊么投水欲走,為牛皋所擒斬。其他水寇都接受招安。

群盜逐漸平定之後,岳王建議朝廷全心全力抗金。陸續收復江、淮、河南。他請舉兵北向,攻入金人腹心,與主和的大臣秦檜等不合,沒有被接受。

後來金人破壞和議,元朮舉兵南下,宋高宗命岳王馳援禦敵。他帶領部下王貴、牛皋、楊再興的名將,分頭攔截金兵,並招撫中原忠義之士,共同抗金。又計畫乘此契機,攻入金國,澈底解決外患。

岳王與兀朮的決戰,在河南偃城。當時金人以為宋軍都好對付,只有岳王難制。決定集中精銳,一舉殲滅。兀朮率領龍虎大王、蓋天大王和韓常之兵前來,朝廷知道後,大為驚懼,要岳王小心自固。他從容不迫,派子岳雲率兵直貫其陣。

兀朮訓練了一批秘密武器,名叫「拐子馬」。是以穿著重甲的騎兵,三人為單位,用皮革相聯。當其衝鋒時,銳不可當,宋軍都無法抵禦。此次調集一萬五千騎前來,氣勢逼人。岳王命步兵以麻札刀入陣,低頭專砍馬腳。「拐子馬」三馬相聯,一馬倒下,二馬不能行。岳雲雙手執八十斤大鐵鎚,領兵奮擊,金兵大敗。兀朮見「拐子馬」傷亡殆盡,非常痛心,說:「起兵以來,都靠他獲勝,現在完了!」

岳王乘勝進軍朱仙鎮,距京四十五里,與兀朮對壘。他派精銳的背嵬騎五百奮擊,元朮大敗,遁入汴京。就在宋軍士氣大振,準備進兵,剪除強敵之際。以秦檜為首的主和派,迎合了高宗苟安江南,長保帝位的想法。畫淮河為界,強令岳王班師南歸,一日之中竟接到十二道金牌。他不得已班師,傷心的說:「十年心血,廢於一旦。」

岳王還軍不久,宋高宗為保天子大位,聽信秦檜的讒言奸計,以「逗留不進」誣之下獄,並以「莫須有」的罪名,將他賜死在大理寺獄中,時年三十九歲。這是世人皆知的千古冤獄,更是宋人自毀長城的最大愚昧。

岳王是不世出的軍事天才,更是世間完人的典型。他侍母至孝,感念師恩,忠義為國,公而忘私。而又戰無不勝,攻無不取,有大將的風操,更有政治家的遠略。岳王曾說:「文官不愛錢,武人不惜死,天下太平矣!」成為千古名言。名將張俊問他用兵之術,他說:「仁、智、信、勇、嚴,缺一不可。」治軍極有紀律,軍號「凍死不拆屋,餓死不鹵掠。」因此他的「岳家軍」,是百姓的依恃,豪傑多思歸附,卻是敵人聞風喪膽的王師。

《宋史》對他極為推崇,認為古來名將輩出,但是像岳王這樣文武全才的卻很少。岳王和關公一樣,通《左氏春秋》,而他文彩斐然,忠義出自肺腑,有諸葛亮之風。《宋史》的推崇是很實在的,只看岳王平生二百餘戰,每戰必勝,而且常常以寡擊眾,這已是軍事界的傳奇。而他的文章富於貞剛之氣,在當代獨樹一格,儼然名家,<滿江紅>詞(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即是一例。他又精於書法,尤其是行草,現在岳王祠中還存有他寫的(諸葛亮)<出師表>。而他忠義為國之心,還我河山的遠略,宋代大臣中也不多見。後人繼關公之後,尊為「武聖」,即是公道自在人心的表現。

岳王的冤獄,直至宋孝宗即位之後,才得以平反。當時金人的侵擾不斷,想到昔日岳王抗金平寇的大功,忠貞報國的大節。於是下詔平反,復岳王官職,謚武穆,贈鄂王。以禮將武穆王的忠骸改葬在西湖棲霞嶺,就是現在的「宋岳鄂王墓」,並立廟於湖北武昌,額名忠烈。

明朝開國太祖朱元璋,對岳王極為崇仰,於是以民族英雄為祀,敕封岳王為靖魔大帝。民間經過異族統治的痛苦,對岳王抵禦外侮的精神,有親切的體認,於是崇拜之風極盛。朝廷順應民意,訂定武廟禮規,加封岳王為三界靖魔大帝忠孝妙法天尊岳聖天尊。從此岳王與關公並列武聖,由政府及民間一體祭祀。清高宗乾隆對岳王極為崇敬,認為歷任將帥無人能比,曾親往岳王故里岳王廟,贊額「偉烈純忠」,並派重臣親臨致祭。

民國成立,國民政府以岳王忠貞為國,英風亮節,足以代表我民族英武壯烈的精神。於是訂定體制,關岳合祀為武聖之尊,相衍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