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文武廟

台灣南投縣魚池鄉中正路63號

Sunday, Jan 21st

Last update:08:57:00 PM GMT

You are here:

伊能嘉矩在日月潭

伊能嘉矩是日本知名的人類學者,被稱為是偉大的學術探險家,與鳥居龍藏、森丑之助等被譽為是日本人類學的三傑。他於西元一八六七年誕生於日本遠野町新屋敷,死於西元一九二五年,享年五十九歲。

在他有生的五十九年歲月中,曾將珍貴的十年用於踏查台灣田野,完成了《台灣文化誌》等五大本鉅著,及七百多篇以上與台灣相關的論文,成為台灣文化研究的經典。而他的《台灣踏查日記》更是他「不顧萬死,深入蠻荒瘴雨間,冒著被馘首與染惡疾之險,記錄留下的珍貴遺產。」日記中記錄了十九世紀末至廿世紀初,台灣各地的人文,有人譽之為可以和郁永河的「裨海紀遊」相互媲美的台灣珍貴史料。

伊能嘉矩是在一八九五年踏上台灣的,從一八九五年開始之後的十年間,獻身於台灣各族群的實地調查研究,先後完成了《台灣蕃政志》、《台灣志》等十本書。在他十年的台灣歲月中,足跡遍及台灣各地,北從基隆開始,遠至澎湖、蘭嶼等地,都曾有過他踏查的腳蹤。在他台灣踏查的行程中,當然更少不了日月潭這一站,他的「台灣踏查日記中」就留下了不少有關日月潭的資料,成為研究水沙連地區極為珍貴的史料。

伊能嘉矩到日月潭的時間是在一八九七年的九月,九月一日他往埔里出發,經由,越過鹿高庄再經過新城庄,來到了日月潭,然後展開了為期兩天的日月潭調查研究,雖然只有兩天的行程,但是他這兩天裡的調查記錄,卻成為研究一八九七年代的日月潭風土極珍貴的文獻。這兩天的調查裡,他主要的調查對象是卜吉庄與石印社的邵族風俗,分別包括了新年的習俗,房屋、飲食、衣服、知識程度、婚姻、喪葬、律法、遊戲、語言等都有精要的記錄,雖然在他日記中有關日月潭的記錄,和他整個踏查日記比起來,所佔的比率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多少留存下了一八九七年日治時代那段時間日月潭的部份風貌。

日記中伊能嘉矩還特別引錄「台海使槎錄」及「續修台灣府志」等清代的舊文獻中所記載的資料,互相對照,以比較不同時代風俗的變異。如在「台海使槎錄」所記錄的時代,水社居民還住在珠仔山的山麓「中突一嶼,番繞嶼以居。空其頂,頂為屋則社有火災。岸草蔓延,繞岸架竹木浮水上,藉草承土以種稻,謂之浮田。」,但是等到伊能嘉矩到此踏查時,「水社的族人都已離去,<番俗六考>的作者黃叔璥所說的『浮田』也不復可見。湖邊建有捕魚的小舍,族人仍用竹筏捕魚,這個景象使人聯想到昔日的遺風。」不同時代的踏查所留下來的資料記錄,讓我們可以瞭解水社不同時期的遺風舊俗,透過文獻的覽讀,讓我們認知感受到昔日日月潭舊風俗的豐美,不管是黃叔璥也好,伊能嘉矩也好,或是諸多記錄過日月潭的人也好,他們的記錄,往往都能引領我們穿透歲月,去重溫那屬於昔時日月潭的情韻。

伊能嘉矩在日月潭,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天,但是透過他的日記,所延伸出來的卻有著無窮的意義,伊能氏的文筆簡樸有味,他筆下的邵族記事,彷彿是一篇篇湖濱散記般晶瑩動人,在他日記中有關於邵族新年的記載,著墨不少從新年開始取新火的「改火」儀式,嚼米釀酒、新年期間男女的穿著裝扮、會飲、跳聯手舞、嘻笑唱和,到過新年時節及齡男女青年行「丁年入伍」的鑿齒儀式,都有所描述,真是彌足珍貴。

從一八九七年到二○○一年,已經歷經一個世紀時光,伊能嘉矩筆下所寫的日月潭,雖然已經是一百年前的水沙連舊景貌,但是今日讀來,卻依舊新鮮如故,日月潭的青嶂白波依舊,邵族朋友們新年的祭儀及歡慶氣氛依舊,而伊能嘉矩的日月潭記事,卻也為歷史的日月潭留下了一段美麗而迷人的見證。


著作權屬交通部觀光局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所有,非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