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文武廟

台灣南投縣魚池鄉中正路63號

Monday, Jan 22nd

Last update:08:57:00 PM GMT

You are here:

「香花科儀」與「蒙山施食科儀」

龍華派儀式系統中的重要一環乃是以救濟亡魂為目的的拔度超生儀式。而香花科儀則是這類儀式所根據的主要手冊。人死之後有所謂「做七」的儀式,即是每隔七日做法事一次,一直到第四十九天為止,不過做七一般只做單數,即是頭七、三七、五七、和滿七(即是七七)。而且據說有兒子出錢做頭七,女兒出錢做三七,孫兒出錢做五七,孫女出錢做滿七的說法。做七的意義在於把死者的靈魂從地府召喚出來,讓它能夠聆聽法事時所誦的經典,藉著其功德,平安通過冥府十王之殿,最後超昇西天佛國。因此香花科儀代表龍華派功德儀式的基本架構。

本文所參考的香花科儀的提供者賴先生在龍華派內的九品等級中領有「大引」的階位。他是我們在朝天堂所觀察的功德儀式的主行法師(死者是九月廿二日去世,十月廿三日舉行告別式)。他本人並不屬於朝天堂,也不擁有或管理任何寺廟,而是往來台北與台中兩地經商。他自稱生長於一個基督教長老會的家庭,三十歲時有一次突然昏迷七天不醒,其間他的靈魂週遊天地之間,遇見玉皇大帝和其他各種神明。此後他開始學佛,最後皈依龍華派。他自稱平時很少主持儀式,只是偶而應朋友之請而做而已。這一次的功德儀式除賴先生外還有一個由四位婦女組成的誦經團,和另外兩位男性,他們替代賴先生主持部份儀式,讓他有休息的機會。但在演出上最為複雜的施食部份和早上的大部份儀式均為賴先生獨力主持。

功德儀式通常連續一整天,從早上九時起直至晚上十時,除了午餐和晚餐的時間和短暫的休息外,其他時候幾乎完全是不斷的演出。這一連串的儀式在性質上大概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是針對特定死者的靈魂的救度儀式,也可以說是功德儀式的核心部份。第二種為施食的儀式,它的對象乃是一般的餓鬼亡魂,而非某一特定的亡魂。功德儀式中加插施食儀式是體現了佛教的慈悲普及眾生的精神,表示佛法的救濟力量不只是局限於個別的靈魂,乃是具有普遍性的。由於兩種儀式的對象不同,它們乃是各自根據不同的儀式用經書。針對特定死者的各種儀式收錄於香花科儀內,而普施餓鬼的各個程序則是按蒙山施食科儀而進行。雖然如此,兩者的目的相似,都是為了超度亡靈,讓它們能夠轉生西天。由於兩者相輔相成,它們往往被結合而構成一個複雜的功德儀式,在朝天堂舉行的功德儀式便是兩者並用的。

香花科儀的內容如下。發關科:宣告將亡靈召來道場;啟請科:請佛祖和菩薩到道場;引魂科:引導亡魂進入道場;沐浴科:為亡魂洗去在地府所沾染的不淨;頂禮科:亡靈向佛和菩薩頂禮;造靈科:把亡靈安置於法場中;完懺科:表示儀式完結;還庫科:將庫錢送往地府;謝佛科:將神佛送回;過王科:做滿七時用,將亡靈平安帶過地府十王之殿;靈前七奉獻:滿七之時向亡靈奉獻祭品;除靈除服科:除靈指在滿七時除去臨時之靈位,除服則是三年喪服期滿時將亡者之靈從個人的靈位轉移至歷代祖宗共同的靈位。

以上是依據香花科儀整理出來的功德儀式的架構。但是在實地演出之際是有變化的,最重要的便是施食儀式的加插。我們在朝天堂所觀察到的功德儀式的實際程序是這樣的:從發關科至造靈科的順序與香花科儀吻合,但在造靈科之後有供養三寶,即是午供。午餐之後是誦經,連續整個下午,但其間又加插有入厝儀式,就是將死者的靈請入紙紮的冥宅內。誦經完畢後又有薦祖的儀式。晚飯後有施食的儀式,直到九點半鐘,此後才是完懺科、還庫科和謝佛科,一如香花科儀的順序。至於科儀中的過王科、靈前七奉獻,和除靈除服科,則因這一次尚未滿七七的關係而沒有舉行。

在朝天堂前演出的功德儀式的場地佈置主要是一個長方形的大帳篷。篷內一端有一座七級的靈堂,中央放著死者的照片,而每一級上擺設著祭壇裝飾如燈、燭、花和香爐。靈堂前有一個半公尺高的平台,台上有桌子三張,座椅五張,施食的儀式將在這裡舉行。台下有幾張桌子排成一弧形,弧的兩端附近有電子琴、管樂器和敲打樂器(鑼鼓)。離開平台再遠一點的地方有長方形桌子,再往前是一張方桌,都是做法事時擺放祭品和法器用的,施食以外的儀式,即是針對死者個人的法事,都在台下進行。靠近帳篷出口處堆放了供死者用的財物,有紙紮的房屋、汽車、金銀山、佣人、視聽器材等等。至於帳篷的兩邊則掛滿了神佛的畫像,有佛祖、文殊、普賢、天神、達摩、羅漢、七仙、二十四孝子、關公、和韋馱。以上各種道具都在帳篷內。

帳篷之外,與平台成一直線的是一個用來焚化紙錢和疏文的火爐。離開帳篷更遠之處有三十多張餐桌,桌上全是信徒「贊普」(贊助普度之意)的祭品,是用來祭祀孤魂野鬼的。祭品有一千元一桌,由信徒認捐,廟方代為準備的,也有信徒個人隨意拿來的。祭品一概是素食,主要有飲料、食用油、餅干、糖果、水果等。距離帳篷最遠,但還是與靈堂和平台在同一直線上的是焦面大士和孤魂的靈位。進行施食之前,主行法師會帶領誦經團和信徒到這裡上香,並在它前面通過三次。

功德儀式從早上九點開始。因為死者是朝天堂主持的姐姐,所以規模頗為盛大。主行法師和誦經團成員四人站在平台前的長方形桌子和方形桌子之間舉行儀式。第一步的發關科是要將亡魂從地府的官僚系統的控制下釋放出來,帶領到道場來聽經。主行法師先行焚香,然後振鈴和唸咒,促使負責召魂的冥通使者把亡魂引進來。他又要求「土地里域正神」沿途協助。最後,他朗讀關文一道,要地府的官吏將亡魂交出,關文隨即在帳蓬外火化。

啟請科的目的是將佛、菩薩、和天神地祇請到道場。主行法師先禮讚三寶、觀音、地藏、梁武帝、迦諾迦悟達師、帝釋和護法龍天。以咒語潔淨壇場後,便宣讀文疏,請地藏菩薩引領亡魂離開地府。跟著又奉請十方三世佛、文殊、普賢、觀音和大勢至四大菩薩,以至地府十王、城隍土地、甚至門神戶尉等來臨道場。經過主行法師再一次召喚亡魂來到道場,啟請科便告結束。

引魂科的內容是三次催促亡魂到來,「歸靈就位聽經文」。主行法師一方面勸告亡魂跟隨神幡而來,另一方面要求九泉使者迅速地把死者的靈魂引導來道場。這時主行法師本人亦手執魂幡,左右搖動。

沐浴科顧名思意是要讓亡魂清潔自己,以便參加以下的儀式。亡魂經神幡帶到浴堂後,主行法師便以咒語將亡魂在地府所沾染的污穢用香湯洗去。又藉咒語將新衣送到亡魂處好讓它更換。這時亡魂便可以「重整衣冠嚴服飾」,以便在道場內頂禮三寶。

頂禮科的意思是讓亡靈被帶到道場內向佛法僧三寶行禮,祈求憑藉三寶的力量得以將過去所作之惡業完全消除。亡魂因此先行懺悔,祈求「有罪悉消除」,再則求發願,願得智慧,罪障全消,力行菩薩道。

造靈科的目的是要召喚亡魂到靈位,以便聆聽誦經。主行法師先唸破開地獄真言,再請阿彌陀佛、觀音和大勢至將亡魂引導至道場。在此之後他向亡靈獻茶三次,又誦「佛說破開地獄經」,使亡魂不致墮落地獄,亦不用見閻羅王。另一方面,死者的親屬把靈位從房子內的靈堂拿到道場內,放在方桌上。另一位親人則持魂幡引導,第三位手持黑傘,遮擋陽光,以免靈位遭到陽光的直接照射。本節儀式結束之前,還需要親屬卜杯來決定亡魂是否已經依附在靈位上。

亡魂經過上述重重步驟,終於從地府被帶引至道場內的靈位,準備聽經,「領受功德」。可是在誦經之前,主行法師必需先行供養三寶,其作法即是前節所敘述的午供之儀式。午供完畢已經是中午時分,這時有老年婦女六、七人供應眾人齋菜,共有菜和湯十道左右,簡直像個宴會,飯後休息至一點半,儀式再告開始。

下午的儀式幾乎完全屬於誦經,並且和上午一樣,一直都有樂器的伴奏,亡魂在聽經之後,便可以得到超生西方淨土的機會,誦經是功德儀式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因為佛法的救濟和超度的力量是有賴經典的朗讀而得到發揮的。首先讀的是「梁王懺」,此懺共有十卷,讀來頗為費時。讀完之後,主行法師宣讀文疏,其中明載所誦經典的名稱和卷數,受益人的名字,並且由主行法師簽名押印,表示真實無誤,這樣誦經所產生的功德才會被正確的計算在死者名下。不然,亡魂無法領受功德,誦經的氣力就變成白費。

「梁王懺」讀完之後誦經稍為中斷,其間舉行入厝的儀式。所謂入厝就是將死者的靈位移到道場一旁的紙紮的房子裡,周圍還堆滿了各式各樣的財寶和生活用品。這些東西在一天的儀式完結之前會被焚化,好供死者享用。

入厝儀式之後繼續誦經,一共讀三部之多:「三昧水懺」、「阿彌陀經」,和「金剛科儀寶卷」。每唸完一部都必需宣讀文疏,並將之焚化。在誦經團唸經的同時,也有些婦女穿上黑色長衫,坐在另一張桌子旁默默的讀經。人數既無固定,時間長短亦不拘,她們或是死者生前的好友,或是一般虔誠的信徒,她們參加讀經是為了與死者「結緣」,當然也為自己累積功德。此外,她們所唸的經不一定與誦經團所唸的一樣,彼此之間也沒有統一,只是各人唸各人的。

下午誦經結束之前有薦祖的儀式。在主行法師和誦經團的帶引下,親屬們將寫有死者姓名的紅紙條逐一貼在一個一個裝有紙錢和其他財富的紙箱上,然後拿到道場外的空地火化。這些金銀財寶是為資助死者在陰間生活之用。

薦祖之後是晚飯時間,大家又享用豐富的齋菜。稍作休息之後,晚間的施食儀食式在七點鐘開始。前面曾經提到,上午的儀式基本上是按照香花科儀進行,而下午則主要是誦經。至於晚上的施食儀式,則是依據蒙山施食科儀。施食的法事屬於密法,使用大量咒語和手印,加上演出時肢體動作非常眩目,而且由電子琴為首的各種樂器又以最大音量伴奏,所以整個兩個半小時的儀式幾乎是絕無冷場。

施食大部份時間在帳蓬內的平台上進行。與較早時的佈置不同的是鼓手和管樂手都坐到台上來,只剩電子琴依舊在台下一側。平台的前方有較高之方桌一張,桌後之高腳椅子乃是主行法師的座位。此桌兩旁各有稍低之桌子一張,每桌坐二人,一人面對台下,另一人面對中央,這三張桌子都放滿了一盤又一盤的食品,主要有水果、糕點、糖果,還有一些硬幣。

台下緊靠著平台有一張長方形桌子,上面放有祭壇裝飾如香、花、燭、燈等。桌子之前有草蓆一舖,讓主行法師在法事之前在此頂禮三寶。草蓆之後是親屬站立的地方,至於死者的靈位則在帳篷邊,靠出口的位置,大士和孤魂的靈位在帳蓬之外,正對著內壇。

儀式開始以前,主行法師和誦經團的女成員先在平台上上香,又用紙錢的火焰潔淨台下的祭壇。然後,主行法師換過黃色長衫,外披一方紅色袈裟。四名婦女助手則只穿黃色長衫,一行人在法師帶領之下先到死者靈前行禮,這時有人將一飯一湯供奉到靈位之前,各人隨即轉向大士和孤魂的靈壇,由法師上香並撒淨水。其後,死者的親屬和信徒跟在法師和誦經團之後,在帳蓬外放滿祭品的幾十張桌子之間繞行,並且三次經過大士和孤魂的壇前。

回到帳篷之內,信徒散開,留下親屬在台前肅立,而法師則脫去雙鞋,俯伏在草蓆上,向三寶行五體投地之禮。這時誦經團的女性已經登上台上,法師隨後亦踏上平台,站在中央的桌子前,先用雙手舉起一頂五佛冠,再舉起一本蒙山施食科儀。台下的親屬則向這兩件高舉的物件三次下跪叩頭。

這時法師在空中描畫,並開始唸科儀中的咒語。他在上香之後,在兩名誦經團成員用衣袖遮掩之下,登上座位,盤膝而坐。從這一刻起,儀式便依照科儀內的步驟進行。

法師從助手處接過五佛冠,但並不立即戴上,反而向台下撒出米粒和花瓣(這米是經過精選的,儀式之前有兩名婦女將米撒在盤上,然後把不完全或有變色的一一挑出。擔任這工作的並且必需是食長齋的人。)他一邊撒,一邊做出各種手勢,根據科儀,這些動作象徵供養三寶的種種物品,經過一輪演出之後,法師才把五佛冠繫在頭上,如此,他就變成目蓮的化身,因為這冠是目蓮要下地獄救母時得到觀音贈送以護身的。

隨著而來的是一連串的手印、密咒、搖鈴、撒米和花,而這時所唸的經文則反覆申述佛法降魔的威力和救濟眾生的效驗。

下一步的奉請三寶、諸佛世尊、菩薩、羅漢、天地神祗等來臨道場,來證明功德,來加護法會。法師又表示懺悔,並願得到無上智。

在神佛之後受到邀請的是各種亡魂野鬼,法師又結各種手印(運心供養印、變空印、奉食印和破地獄印),準備供養它們。

跟著是請地藏菩薩、焦面大士、土地神、和地府十王,並再一次召請六道中之亡魂和死者的靈魂(即這次做功德的對象)。法師表示這次法會是依仗三寶的法力而舉行,並願鬼魂從此懺悔,精進佛道。

這時,法師把硬幣和香枝插在三個紅色的饅頭上,再由助手拿到大士的靈位前。在朗讀完一份贊助人的名單後,他便開始把桌上的食物向台下的信徒和喪家拋去。台下聚集的二、三十人興緻勃勃的接取這些受過祝福的食物。不但是誦經的聲音,就連伴奏的樂器,都達到最高的音量和最快的節拍,最後法師更將淨水分給信徒,這水被相信有治療眼疾的效用。

這時所唸的經文內容值得分析一下,它首先是對鬼魂的一番說教,勸它們同賴施食的功德而成佛,再下來辭鋒一轉,改而述說孤魂野鬼的悲涼遭遇。然後逐一召喚各類鬼魂:包括王公貴人、忠孝之士、天文地理占卜之人、商賈軍人、遭刑之人、意外慘死之人、甚至奴婢或化外之民,還有謗佛和大逆不孝之人,最有趣的是經文明確的把儒士、佛、道之人通通計算在需要超度的孤魂之內。

經過召集之後便是以手印和咒語把善信所布施的食物變化成無限之多,然後再將餓鬼不能飲食的障礙消除,法師還告戒鬼魂不得爭奪,並囑咐它們把衣食帶回去分給未能前來參加的親友鬼魂享用,最後並宣稱藉仗這次施食的功德,鬼魂可以永脫苦海,得成正覺。

將施食的功德回向三寶之後,法師便摘下五佛冠,並且在助手的遮掩之下從座上下來。跟著助手二人朗讀文疏,說本來受到各種業障纏身的鬼魂,如今已經完全得到解脫,更加皈依佛法。

於是以主行法師為首,誦經團員各自用布將經書包好,一同回到平台下的長方形桌前。親屬這時亦站立在誦經團之後,一同向三寶行禮,施食的儀式便到此結束。

施食雖然告一段落,但功德的儀式尚未完滿,剩下來的還有還庫和謝佛兩個步驟。

主行法師和誦經團成員在平台之下依照香花科儀來進行。還庫科首先是請地府的庫官和有關人員來臨道場,並向祂們奠茶。跟著便宣讀庫牒,說明在三寶的見證之下已經將庫錢繳清,請庫官「註完納之字」,為亡魂「立判生方」。這時法師一邊唸咒,一邊將庫錢火化。亡魂的債務完全消除,便可以毫無障礙的往生西方。

謝佛科顧名思義是在儀式結束之前,向早先請來的神佛表示謝意(也要焚化財帛答謝),再恭敬的送祂們回去。作為整個法事的結論,法師宣稱出資支持法事的人和他的眷屬,死者的親屬,都將會四季平安吉祥,至於死者的靈魂,則可以順利早日昇往天界。

 

摘要

本文以臺灣彰化一個龍華派齋堂朝天堂為例,提供有關台灣齋教的法脈源流、寺堂組織與宗教儀式方面的具體資料,說明齋教如何承繼佛教的理想,而不違背文化傳統的家庭理念,而塑造出在家佛教的特色︰例如對在家修行的肯定,強調祖先的超薦等。本文也探討了齋教徒之自我認同的問題,包括他們如何自別於沙門,他們如何強調其與錙門、鸞堂、一貫道等教派的差別,並顯示出其優越感,以及他們如何包容一般的民間信仰,提供對社區和一般民眾的服務。

節錄「在家佛教:台灣彰化朝天堂所傳的龍華派齋教」

林美容 (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 祖運輝  台灣齋教的歷史觀察與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