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文武廟

台灣南投縣魚池鄉中正路63號

Monday, Jan 22nd

Last update:08:57:00 PM GMT

You are here:

「齋門」與「沙門」的關係

朝天堂的信徒和主持對於本派在台灣宗教脈絡中的看法如下。首先,他們強調龍華派雖然是佛教的一支,卻必須與出家佛教明顯的區分開來。這是因為佛教(又稱沙門),是必須出家的,而龍華派所屬的齋門則是不用出家也可以修行。



另一個對比則是南、北宗之差別。齋門自稱屬於禪宗六祖慧能的系統,是謂南宗。相對來說,沙門則是屬於以神秀為代表的北宗。當然,領悟到空的道理的只有慧能和他所授的弟子。齋門的直接創始人是明朝的羅祖,他本人沒有出家,但他的師父李頭陀是出家人。最後,由於齋教的成立源於密法的

「傳俗不傳僧」的做法,所以臨濟派的密法,以至於六祖的心傳,都是只有在齋門中傳授,出家的沙門已經失去這一個傳統。

除了在佛法流傳的歷史上可以看出沙門和齋門的分別外,齋門較之佛門還有以下一些的優點。首先,沙門堅持出家,結果只有少數人能夠達到這一地步,而且出家人沒有家庭,自己所得到的法門結果沒有子孫可傳。齋門則不一樣。社會上一般大眾都有家室之累,也有生計要維持,所以不可能剃度出家,齋門的好處就是讓信徒一方面在社會上活動,積極參與,另一方面維持修行,在救濟本人之外,還可以傳子孫,甚至傳予他人。在齋教中只要是吃

長齋的,都有資格向人「傳皈依」,但在沙門中則只有出家人有傳皈依,為人師的資格。

至於沙門和齋門之間的競爭或排斥的關係,朝天堂的信徒有這樣的看法。他們認為佛教常常批評齋教為外道,屬於道教,是不對的。因為遠在印度的釋迦牟尼佛以前,中國已經有佛,即是「太上無極聖祖」(先天初祖),意即位於天地之初的聖祖。釋迦所傳講的不外無極聖祖的法,而齋教所傳授的也是同樣的法,沙門和齋門既是同源,就不能說沙門才是佛教,而齋門是外道了。林普心又指出其實老一輩的和尚因為有看過易經,所以不會持這種態度,現今年青的和尚不懂易經,才會要排斥齋教。他舉例說,台中佛教會館的一位名叫林竹林的出家人所唸的經都與龍華派相同。此外,福建鼓山湧泉禪寺所唸的經都與龍華派的一樣,該寺印行的金剛科儀寶卷即是龍華派的科儀。

對於沙門和齋門的異同,朝天堂的信徒還有以下一些的看法。他們認為在台灣的歷史裡,日治時代以前是沒有沙門,完全是齋門。這個意思很明顯的是說沙門一派的佛教是首先由日本人帶到台灣,戰後又有一波是由大陸來台的。在儀式作法上,雖然齋門所採用的梁皇寶懺、金剛科儀、和放燄口的作法,都與沙門的相同,在誦唱時所採用的腔調卻有差異:沙門用的是北腔,齋門用的是南腔。此外,齋門在演出蒙山施食時用「贊路」較多,韻要拖得長;沙門放燄口的時候用咒語較多。所以,從整體的氣氛來說,齋門的科儀比較熱鬧,沙門的則比較冷靜。

朝天堂主持人林普心以及其他一些資深的信徒對於龍華派今後的發展都抱有憂慮。最主要的原因是,相對於出家佛教來說,龍華派今日非常缺乏人材,在教理上重新整理齋教的教義,並加以發揚、流傳,使廣大的社會大眾認識到此派的正確內容,不至於對齋教有誤解,或是誤入歧途。

齋教與其他教派的關係

朝天堂的主持和其他參與誦經的龍華派齋友都認為齋門必須與他們所謂的「緇門」分別開來。緇門是指那些主要活躍在台灣北部和中部的喪禮儀式專家,他們為喪家唸經時常自稱唸的是佛經,也有自稱是龍華派。但是在龍華派信徒看來,這些人只是學到龍華派的某些儀式的作法,完全沒有教義的內容,更不用說什麼秘密的心法。他們的解釋是:緇門的「司公」最初的確是齋門中人,原來是在齋堂學法,後來被人家請去作功德。另外有一個故事:緇門與齋門,還有沙門,同屬於佛教。但是緇門的始祖是一位替齋教始祖挑行李的「齋工」。後來他跑出去「賺食」,即為人誦經謀生,從此就發展出緇門一派的儀式專家。可是,他們原來只是齋工,後來才衍稱為司公。他們所戴的帽子是黑色,像斧頭,所以是烏頭司公。相對來說,道士是紅頭司公,因為他們的頭飾像鶪腱。緇門所用的科儀都是屬於龍華派的,但他們的唱腔稍異。

龍華派的看法是,緇門的人都不吃齋,而是「吃方便」,他們在台中、彰化一帶很活躍,結果龍華的傳統就給他們破壞。另一方面,龍華的信徒雖然也為非信徒作功德,但內容主要是拜懺,不像緇門那樣加插很多「外齣仔」(即噱頭)。

對於在台灣有急速發展的一貫道,朝天堂的信徒們表示出一種戒心。比方說,主持人林普心就認為一貫道沒有祖脈,沒有歷史,所以會借用其他教派的歷史來建立自己的法脈系統。林本人就擔心他所著的佛教祖脈源流會被一貫道的信徒抄襲、利用。除了教義上的差異,兩者還有其他互異之處。例如,一貫道的信徒均稱「道親」,齋堂的成員則稱為「齋友」或「菜友」。更重要的是,一貫道的做法是「先得後修」,而齋教則是主張要先皈依,然後再行點光。

至於鸞堂所用的經典儀軌,龍華派認為都是屬於他們的。鸞生本來是沒有經書的,他們的「贊路」有些是學自龍華,有些是沙門教的,但兩者之間的唱腔又有分別,所謂的「龍華韻」較曲折,較不好學。此外,鸞生雖然跟齋教中人一樣吃齋,他們卻不須受戒,實行起來比較容易,所以現在鸞堂十分興盛。

龍華派對於民間宗教的神祇如媽祖和一般的祭祀活動都採取非常包容的態度。例如朝天堂右廂即有祭祀斗燈(七星燈),左廂祀太歲,又有消災解厄的作法。朝天堂的中央神壇上經常會放有幾盤白米,米上放著衣服,一疊紙錢;插著香枝,寫有姓名地址,都是鄰近信徒和居民為消災求平安而安放的。林普心本人並承認會收驚的儀式,只是收驚的手段主要是唸經和咒語而已。對於朝天堂內每月初一、十五的祭祀和消災改運的活動,林普心解釋:根據感應的原理,不但信徒求神拜佛有效驗,就連唸經、收驚等也因為同一道理而會有靈驗。同樣地,風水對於墓地、房屋、以至於寺廟都會產生影響,是非常重要的。他聲稱就連佛教僧尼在建造寺庵之前都一定先看風水。至於消災改運或收驚的儀式是否會收到預期的效果,則必須看儀式有否對症下藥。如果不能找出真正的原因,針對之而求化解之道,則光是儀式本身是沒有什麼效益的。

節錄「在家佛教:台灣彰化朝天堂所傳的龍華派齋教」

林美容 (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 祖運輝  台灣齋教的歷史觀察與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