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文武廟

台灣南投縣魚池鄉中正路63號

Sunday, Jan 21st

Last update:08:57:00 PM GMT

You are here:

午供

十月二十二日,彰化市郊一處私壇為慶祝主神「九天九聖帝」聖誕而舉辦祝壽典禮,邀請朝天堂唸經,舉行午供的儀式,這私壇位於彰化市近郊的住宅區內,乃是將一個住宅單位內部改建而成。在狹窄的院子裡建有焚化紙錢等物的金爐一座。正廳內是神壇,壇上供奉著眾多的神像,有大有小,各式各樣。典禮當天壇前堆滿各種祭品,除大量的水果、糕餅外,還有香煙和檳榔。

房子前面的道路則被佔用,搭起帳篷,以作午供之場地。房子,也就是神壇,的正前方另有一張放滿祭品的桌子,有花、果和三牲。道路的對面有辦公桌子,用於書寫典禮用的疏文和紀錄信徒捐款等事務。

朝天堂的誦經團一行包括五名誦經的中年婦女,主持人林普心則負責打鼓,另外一名中年男性是電子琴琴手。四名婦女均吃長齋,為首的一位甚至有十年的誦經經驗。眾人之中只有琴師不守任何齋戒,似乎只是因為職業需要而與朝天堂有來往。林普心稱他們這次誦經並不收費,但他補充說根據一般行情,誦經團員每人每日可得酬勞二千元。宗教儀式專家提供服務時往往不喜談收費問題(筆者遇到的僧尼如是,法師和乩童亦如是),但主人家一般都會按照市價贈送紅包,表示心意。如此一來,宗教儀式服務和金錢的授受便不是直接劃上等號,有如一般的交易,而是相對於義務性的服務,信徒回報以捐獻,象徵他們的感謝。誦經團成員在儀式開始之前都會換過黑色的長袍,為首的一人則穿著黃色長袍,掌鼓的和司琴的都只穿便服。

午供的儀式並不在九天九聖帝壇的正前方舉行,而是另設場地,午供的帳蓬遮蓋了房子前面的一段道路,當搭起祭壇後,車子便不能進出,必需等到整個典禮完結後才能通過,壇場的陳設由朝天堂主持林普心指揮,由琴師和其他人先把佛像和神像的畫掛起。在場地的一面,中央掛著佛祖的畫像,兩旁分別是彌勒佛和阿彌陀佛,再往外是文殊和普賢,這五幅畫像都是並列的,在這列的左右兩邊則是佛法的守護神關公和韋馱。場地的中央是祭壇。最高的一張桌子上,也是最接近畫像的,有香爐、花、燭、和糖果等供品。稍低一點的一張桌子上陳列著相似的物品,再過來便是一張再低一點的長桌,上有香爐、糖果等祭品,還有午供用的十種物品的象徵,各乘以小碟,共有十碟。此外還有經書、手爐、木魚、鈴、和鐘等。桌前並有蓋以軟墊的小凳,方便主禮者跪拜之用。

午供的儀式和私壇內信徒的敬拜是同時進行的,但卻互不相干,鄰近的信徒自早上九時左右兩兩三三的來到,自行點香,擺設祭物,向九天九聖帝禮拜,焚燒紙錢,再捐點香油錢,這一切都可以與在帳蓬內誦經的人沒有關係。另一方面,林普心則按照自己的做法,在九點三十分左右打鼓催促誦經團員準備開始。據他解釋,稱為「起鼓」的一連串有韻律的鼓聲其實是傳達這樣的語句:「請大眾,大眾請,私事辦了辦公事。」私事是指團員個人的梳洗更衣的準備工夫,而所謂公事則是指誦經、辦佛事。

電子琴聲響起,誦經團員從旁邊的房子魚貫而出。四人分站神壇前的桌子兩邊,為首穿黃衣的把一塊黃色的布舖在小凳上,跟著便頂禮佛祖,四人經過繞壇而走數圈之後,便分站桌子兩旁,一邊二人,開始朗誦齋門科課誦本中部份段落,唸完之後便上表,表文寫在一大張黃色的紙上,內容是頌壽和祈福消災,裝表文用的信封上寫者:「秉釋迦如來遺教加持主行法事齋門謹封」。可見龍華派人士清楚的自我認同於佛教,卻同時主張自己是齋門,有別於出家佛教的僧尼。上表的時候,私壇的主人夫婦均在祭壇前持香肅立。其他時間,有時候是女主人在而男主人不在,有時候男的在女的卻不在,一般信徒也有參加一段時間以後又忙著做其他事情。總之,私壇主人必需參與午供的時間似乎只是上表的十分鐘左右,至於其他部份則主人和信徒都可以自由參加,時間長短不拘。上表後誦經團繼續誦經至十時三十分左右便告一段落,休息十五分鐘。

將近十一點的時候,鼓聲又起,誦經團再度就位,開始朗誦午供科儀。作為供品之一的是一碗白飯,供奉在主禮者的經書前面,唸誦的中途亦有上疏一    次。當整本午供科儀唸完之後,午供儀式也就結束,下午另有誦讀「金剛經」、「北斗經」和「普門品」的時間。

午供完畢之後,正好是中午十二時左右,主人家準備了素菜,主要是一大鍋的湯,內有各種蔬菜,眾人以湯泡白飯,用過一頓簡單的午餐。私壇信徒們的大聚餐則在晚上舉行,準備飯菜的工人一清早便在巷子的入口處展開工作,清理雞鴨、切菜、炒菜。很明顯的,晚上的宴會不可能是素的。

節錄「在家佛教:台灣彰化朝天堂所傳的龍華派齋教」

林美容 (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 祖運輝  台灣齋教的歷史觀察與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