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文武廟

台灣南投縣魚池鄉中正路63號

Monday, Jan 22nd

Last update:08:57:00 PM GMT

You are here:

文武廟大事年表

文章索引
文武廟大事年表
民國
頁 3
頁 4
頁 5
頁 6
頁 7
頁 8
頁 9
頁 10
頁 11

1693年(清康熙23年)

諸羅縣知縣季麟光台灣雜記之中說到:「水沙連於半線(今彰化)東山中,方數里、其口似井,水清而深,天將雨,潭中發響,水即混濁溢出,潭外番人以此驗陰晴」。台灣府志稱日月潭為水裏湖、水社海、水社湖、龍湖、龍潭。

1717年 (清康熙56年)

《諸羅縣志》關於水沙浮嶼記載中:「水沙連,四周大山,山外溪流包絡,自山口入為潭,廣可七、八里,曲屈如環,圍二十餘里,水深多魚;中突一嶼,番繞嶼以居,空其頂,頂為屋則社有火災;岸草蔓延繞岸,架竹木浮水上,藉草承土,以種稻,謂之浮田。隔岸欲詣社者,必舉火為號,番划蟒甲以渡。嶼圓淨開爽,靜嶂白波,雲水飛動,海外別有洞天。」


1721年(清康熙60年)

「朱一貴事件」台灣知府王珍推行許多苛政令百姓怨聲載道,朱一貴召集千餘壯丁,砍竹削尖,發動革命,舉起「反清復明」的大旗,跟清朝勢不兩立。起義兵敗,後押解京城遭凌遲處死,親屬一同罹難。

1722年(清康熙61年)

清延的巡台御史黃叔璥來台灣,在他的《番族六攷》中提及關於日月潭的記載「水沙連社地處大湖之中,山上結廬而居,山下耕鑿而食,湖水縈帶,土番駕蟒甲〈獨木舟〉以通往來,環湖皆山,層巒險阻。屬番二十餘社各依山築屋」。

1726年(雍正4年)

「骨宗事件」水沙連及阿里山各社因不滿通事的作為,趁朱一貴事件起事,骨宗作亂戕民,巡道吳昌祚討擒之,搜出頭顱八十餘顆,蓋前後之順逆不同矣;彼累累者番耶,遊者果無戒心,奚庸護衛之挾弓失耶。


1787年(乾隆52年)

林爽文抗清事件失敗退至水沙連附近,黃漢力勸社番毛天福等人糾合率眾防禦擒獲林爽文家屬有功,陜甘總督福康王奏請七品頂戴後代世襲日月潭六社總通事掌理番事,共傳承106年(首任黃漢、第二任黃天肥、第三任黃岱德、末任黃玉振)。黃漢,福建漳州人,乾隆四十六年來台,輾轉日月潭與先住民貿易,為人持正有信,開發日月潭耕地,據云傳授先住民補魚與耕田技術。

1814年(嘉慶19年)

「郭百年侵墾事件」水沙連隘丁首黃林旺,勾結陳大用、郭百年及台灣知府衙門門丁,貪水沙連土地肥沃,發動,大肆焚殺,佔奪土地。後清廷嚴辦並立碑禁墾。

1821年(道光元年)

北路理番同知鄧傳安遊水裏記云:「其水不知何來,瀦而為潭,長十里,闊三之一,水分丹碧二色,故名日月潭」。最早出現日月潭地名的檔案。

1836年(道光16年)

黃漢通事死,其子黃天肥理番有功,御賜錦衣,世代子孫定居水社村,派任為六社總通事。承接水沙連六社化番總理缺額,以理番務,繼續撫墾。俾使漳州人入墾於頭社,泉州人入墾於水社,而以水社為根據,墾至剝骨(卜吉)、貓蘭等地。

1847年(道光27年)

閩浙總督劉韻珂勘番地疏中其云:「至水社之日月潭,南北縱八九里,橫半之,水色紅綠並分」。

1876年(光緒2年)

同治、光緒時期,清政府因牡丹事件而調整對台政策,光緒元年總兵吳光亮奉命來台撫番由竹山開路經日月潭命黃天肥水社義學化番於珠仔嶼興建「正心書院」。設立五城堡七義學(即銃櫃、水社、貓蘭、司馬按及新城五庄)。

1879年(光緒5年)

日月潭區爆發瘟疫,居民不斷遷出「正心書院」荒廢弘學主祀神文昌帝君被移請至百姓家供奉後奉北水社北吉巷「益化堂」。

1895年(光緒21年)

中日爆發甲午戰爭,清兵戰敗,四月十七日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澎湖,開啟日人統治五十年。

1904年(清光緒30年)

魚池庄李逢源、陳清波、顏登賀等三人發起招募地方善士前往日月潭北吉部落「益化堂」呈疏請旨設堂魚池村新店街李逢源先生住宅開堂奉祀,主祀關聖帝君、孚佑帝君、司命真君並訓練乩生施方濟世,後立「麒麟宮代化堂」。

1931年(昭和6年)

日月潭水力開發計劃正式動工。

1934年 (昭和9年)

日月潭水力發電正式完工,同年九月,引「武界壩」水道開始放水,日月潭水位上升22.72公尺。水社村水社巷「龍鳳宮」與北吉巷「益化堂」必須遷移,獲到總督府小林躋造核準,免賦租金遷往潭北保安林地,魚池庄長陳金龍先生為籌建委員會委員長。

1938年(昭和13年)

遷建的「龍鳳宮」與「益化堂」於民國二十七年竣告落成,以三川脊閩南式 建築,並更名為「水雲宮、金華堂」統稱「文武廟」。